對抗乳癌不孤單 中醫輔助減緩療程不適、避免副作用

( 同步刊載於康健雜誌 線上專欄 對抗乳癌不孤單 中醫輔助減緩療程不適、避免副作用

乳癌是我國婦女發生率第1位的癌症,發生高峰約在45~69歲之間,好發年齡約比歐美國家年輕10歲,每年有超過萬位婦女罹患乳癌,逾2,000名婦女死於乳癌,死亡率位於第4位。

乳癌現行治療方式趨於多元,根據不同的荷爾蒙受體(ER、PR)、第二型人類表皮生長因子受體(Her2)及細胞增殖指標(Ki67)等多種生物特性做分型、年齡及停經與否,制定不同的個人化治療計劃,西醫治療以手術為主,配合化學治療、標靶治療、放射線治療、抗荷爾蒙療法和免疫療法。

衛福部推出「健保癌症西醫住院中醫輔助醫療計劃」及「健保癌症中醫門診照護計劃」,希望透過中西醫結合的治療方式,「西醫為主,中醫為輔」,以減輕癌症患者治療時,常出現的不適症狀,幫助順利完成整個療程,而不延誤治療時間。於2019年時,有將近千名癌症住院治療患者接受中醫輔助醫療;另外有大約2,700多名乳癌患者於中醫門診進行照護計劃。

手術前後:幫助傷口癒合、體力恢復

手術前後,使用平和補益方式,幫助傷口癒合、體力恢復,術後可能造成手部循環不良、淋巴水腫、緊繃僵硬等,常使用活血化瘀、消腫利水的中藥來進行輔助,此外要避免食用熱補的食材,以免傷口紅腫發炎影響復原。

化療期間:避免嚴重副作用

化療期間[1],噁心嘔吐可使用健脾和胃、降逆止嘔的方式緩解;黏膜潰瘍、口瘡口破則常選用清熱養陰的方式;骨髓抑制導致的血球下降,常用補氣養血的方式幫忙[2]。治療後若出現手腳麻木的症狀,除建議病患補充一些營養神經藥物,使用活血化瘀通絡中藥,可以有效改善手腳麻木的症狀。

標靶藥物則常出現類似感冒的症狀,像發燒、打寒顫等,或是皮膚乾燥、皮疹等副作用,可使用清熱養血、袪風解表解毒的方式幫忙。

放療期間:緩解咽喉、咳嗽與皮膚等不適

放療期間,因能量高,屬中醫熱毒範疇,常出現口乾、咳嗽、吃東西異物感、喉嚨痛、或皮膚紅腫癢脫皮不同程度的損傷,這時候常用清熱解毒,滋陰降火的方式以減輕不適。若是因放療導致肺發炎、皮膚纖維化等現象,這時候可再加入化瘀的中藥幫忙。

抗荷爾蒙治療:緩解潮紅、盜汗、失眠等類更年期症狀

抗荷爾蒙治療的患者,治療期間常會出現類似更年期症狀[3],像是潮熱、失眠、多汗、焦慮等症狀,此時給予舒肝解鬱、滋陰清熱的中藥,另外,許多國際期刊證實中藥與針灸能緩解芳香環酶抑制劑所導致的骨骼肌肉症狀[4-6]

追蹤期:調整體質,提高生活品質及降低腫瘤復發或轉移機率。

根據2014年發表於《Cancer》[7]國際期刊的10年回溯性研究,中醫輔助治療能提升乳癌患者的存活率,乳癌患者化療後配合中醫調理,10年內死亡率約可降低5成。

乳癌患者能否服用當歸、人參?

人參內含的人參皂苷(GinsenosideRg1)因為與雌激素的結構相似,而當歸在是否帶有雌激素活性各有正反論點,兩者常被認為會活化雌激素受體,進一步影響癌細胞分化,目前在動物性的實驗上有些研究認為可能會刺激癌細胞DNA活性,但也有部分研究發現其可以誘發癌細胞凋亡,在臨床使用上動物或細胞級的實驗無法直接套用在複雜的人體上面。

於2014與2015年發表在《Evid Based Complement Alternat Med》[8]與《PloS One》[9]國際期刊就將服用泰莫西芬抗荷爾蒙藥物的乳癌婦女分成兩組,反而分別顯示有服用人參或當歸中藥的這組婦女,得到子宮內膜癌風險比從來不接受中醫藥療法的婦女大幅下降。另外也有研究在當歸[10]或當歸處方[11]的暴露下是否會刺激乳癌細胞的生長,研究顯示與沒有服用中藥的患者相較,反而具有較低的患病風險與較好的預後[12]

但因乳癌治療當中常常會出現躁熱、皮膚或黏膜紅腫的情況,副作用與不適的症狀多變,因此在兩者的使用上建議仍應找合格中醫師進行診察後根據體質與病情再行使用,不要貿然自行購買。

合併中藥使用是否會增加肝功能上升的風險?

肝損傷的副作用,常是化學治療(像是gemcitabine, capecitabine, cyclophosphamide)、標靶治療(trastuzumab)、或是抗荷爾蒙治療(tamoxifen, letrozole)當中影響患者肝功能異常的原因,加上台灣BC肝炎帶原的患者多,可能會影響治療過程需要更換藥物、調整劑量、甚至是延遲或終止治療。因中藥也是會經由肝臟代謝,因此在合併治療上常常需要多加考慮。

不過於2017年發表在《Evid Based Complement Alternat Med》[13]的研究顯示有使用合併使用中醫藥的乳癌患者與無使用中藥者相比,7年內慢性肝炎的累積發病率反而較低。

因此每次治療中肝功能的追蹤,以及現在健保雲端檢驗數據的察看方便,都可以讓合格中醫師在治療上做更嚴謹的把關。

其他乳癌與免疫抑制劑相關文章可參考:

器官移植術後的中醫輔助

抗賀爾蒙藥物的煩惱,潮熱盜汗不要來-乳癌的中醫輔助治療(1)

揮別大象手,遠離乳癌術後淋巴水腫與僵硬-乳癌的中醫輔助治療(2)

乳癌術後用藥不適 中醫「針」「藥」助 (同時刊載於9月21日在D套影視藝文類的健康醫療版,與自由電子報生活類新聞刊出

Reference:

1. Sun, X., et al., Chinese Herbal Medicine as Adjunctive Therapy to Chemotherapy for Breast Cancer: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Evid Based Complement Alternat Med, 2016. 2016: p. 3281968.
2. Tian, H., et al., Effects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on Chemotherapy-Induced Myelosuppression and Febrile Neutropenia in Breast Cancer Patients. Evid Based Complement Alternat Med, 2015. 2015: p. 736197.
3. Chien, T.J., et al., Effect of acupuncture on hot flush and menopause symptoms in breast cancer-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PLoS One, 2017. 12(8): p. e0180918.
4. Anand, K. and P. Niravath, Acupuncture and Vitamin D for the Management of Aromatase Inhibitor-Induced Arthralgia. Curr Oncol Rep, 2019. 21(6): p. 51.
5. Hershman, D.L., et al., Effect of Acupuncture vs Sham Acupuncture or Waitlist Control on Joint Pain Related to Aromatase Inhibitors Among Women With Early-Stage Breast Cancer: A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 JAMA, 2018. 320(2): p. 167-176.
6. Chen, L., et al., Effect of acupuncture on aromatase inhibitor-induced arthralgia in patients with breast cancer: A meta-analysis of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s. Breast, 2017. 33: p. 132-138.
7. Lee, Y.W., et al., Adjunctive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therapy improves survival in patients with advanced breast cancer: a population-based study. Cancer, 2014. 120(9): p. 1338-44.
8. Hsu, W.L., et al., The Prescription Pattern of Chinese Herbal Products Containing Ginseng among Tamoxifen-Treated Female Breast Cancer Survivors in Taiwan: A Population-Based Study. Evid Based Complement Alternat Med, 2015. 2015: p. 385204.
9. Wu, C.T., J.N. Lai, and Y.T. Tsai, The prescription pattern of Chinese herbal products that contain dang-qui and risk of endometrial cancer among tamoxifen-treated female breast cancer survivors in Taiwan: a population-based study. PLoS One, 2014. 9(12): p. e113887.
10. Chen, J.Y., et al., A population-based case-control study on the association of Angelica sinensis exposure with risk of breast cancer. J Tradit Complement Med, 2020. 10(5): p. 454-459.
11. Tsai, Y.T., et al., Prescription of Chinese herbal products is associated with a decreased risk of invasive breast cancer. Medicine (Baltimore), 2017. 96(35): p. e7918.
12. Yue, G.G., et al., Is Danggui Safe to be Taken by Breast Cancer Patients?-A Skepticism Finally Answered by Comprehensive Preclinical Evidence. Front Pharmacol, 2019. 10: p. 706.
13. Huang, K.C., et al., Chinese Herbal Medicine as an Adjunctive Therapy Ameliorated the Incidence of Chronic Hepatitis in Patients with Breast Cancer: A Nationwide Population-Based Cohort Study. Evid Based Complement Alternat Med, 2017. 2017: p. 1052976.

(本文作者為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中醫部主治醫師謝宜庭)

肺癌的中醫保健-淺談肺癌(1)

(108/12/05 護理人員在職教育訓練-肺癌的中醫保健 )

惡性腫瘤是國人十大死因之首,而肺癌又連續十年蟬聯癌症冠軍。

11月是國際肺癌防治月,臺灣癌症基金會推動「愛你不肺力」專案便有一系列宣導方案,這個介紹肺癌的影片尤其可愛!

影片來源:台灣癌症基金會

台灣肺癌發生率居高不下

根據2018年世界衛生組織(WHO)公布的全球肺癌發生率地圖,發生率最高的國家是匈牙利,每10萬人就有56.7人;亞洲地區由北韓奪冠,每10萬人有36.2人;

台灣肺癌發生率高居世界第15名,亞洲第2名,僅次北韓,但如果是女性患者則高居世界第8名,而且近半數的患者屬於不抽菸的族群,我國女性罹患肺腺癌者,有90%沒有吸菸行為,這也是為什麼女性患者的議題逐漸受到重視。

台灣發生率高可能跟我國落實早期篩檢相關,但也有學者憂心致癌因子增加或PM2.5的濃度攀升。

菸害防制法民國98年修法後,成年人吸菸率已大幅由97年的21.9%降至107年的13.0%;但依國際經驗顯示,吸菸率下降20年後,肺癌發生率及死亡率才會下降。

肺癌三冠王

圖一  肺癌三冠王
YI-TING繪圖整理

下兩圖由出自癌症基金會,可以看出肺癌的發生率與死亡率的攀升!

圖二 肺癌新確診
資料來源: 台灣癌症基金會
圖三 肺癌死亡率
資料來源: 台灣癌症基金會

因為肺癌的早期症狀大多不明顯有些以慢性咳嗽為表現,因此發現的時候就已屬晚期,晚期發現以至於死亡率跟醫療相關支出也較高。

因此如果有以下症狀還是會建議去做一個詳細的檢查唷!

  • 持續咳嗽且未見好轉
  • 咳痰帶有血絲或咳血
  • 呼吸急促、呼吸出現喘鳴聲
  • 持續胸痛且有惡化情形
  • 聲音沙啞
  • 無預警的體重下降、食慾不振

肺癌的成因

呼吸道上皮細胞可能因內在體質或外在環境刺激發生重度異常增生形成腫瘤

肺癌致癌因子包含抽菸、肺部慢性疾病病史、空氣汙染、廚房油煙、放射線物質、肺癌家族病史等;女性肺癌患者大多不吸菸,罹癌原因可能是跟空汙、廚房油煙、或二手菸相關。

圖四 肺癌成因 YI-TING繪圖整理

肺癌的篩檢

目前肺癌篩檢以低劑量電腦斷層LDCT最為靈敏,早期小的病變胸部X光無法辨識,LDCT能偵測小於0.3cm的腫瘤大小,透過早期檢測,發現1公分以下的早期肺癌腫瘤,以手術處理的治癒率(五年不復發的比例)為85~90%,這和目前肺癌5年存活率12~13%相比差異極多。

因此建議

  1. 年齡55-74歲抽菸史>30年包括目前仍在抽菸或是戒菸尚未>15年的民眾
  2. 具有肺癌家族史者:直系親屬有兩位得到肺癌罹癌的機率是5-7倍
  3. 有肺病病史或是暴露於職場致癌環境者:像是油煙,懸浮微粒,石化廢棄,礦物業等等
  4. 經常暴露於二手菸者

建議高危險族群,能夠自主性定期接受低劑量電腦斷層掃描。

肺癌的治療

目前肺癌的治療有早期的手術治療以及化療,放療,標靶治療,以及免疫治療,會根據患者的癌症類別,分期,以及後續突變基因的有無來決定治療的方針跟階段,目前已經相當個人化跟多樣化。

圖五 肺癌治療選擇 YI-TING繪圖整理
圖六 肺腺癌突變基因 YI-TING繪圖整理

下篇我們再來看看中醫能幫助甚麼唷!!!

乳癌術後用藥不適 中醫「針」「藥」助

中國醫藥大學中醫婦科主治醫師 文/謝宜庭

48歲黃小姐,做完右側乳房保留手術與切除前哨淋巴結,荷爾蒙受體陽性,開始使用荷爾蒙抑制藥物治療後,每天發生5、6次潮熱汗出,常胸悶、心悸、疲累、手指關節疼痛難耐。

荷爾蒙抑制藥 出現類停經症狀

乳癌的成因與女性荷爾蒙相關,癌細胞組織呈現女性荷爾蒙受體陽性,在停經前後佔50-70%,因此荷爾蒙抑制藥物在乳癌治療上扮演重要角色。

荷爾蒙抑制藥物藉抑制內生性女性荷爾蒙進而產生類停經症狀,停經前乳癌婦女常使用泰莫西芬(Tamoxifen),常見熱潮紅、發熱、胸悶心悸、失眠、子宮內膜異常增生等副作用;停經後則使用芳香環酶抑制劑(Aromatase inhibitor,AI)如復乳納或安美達錠等,常見骨骼肌肉關節痠痛或骨質流失副作用。

中醫的治療原則:

●熱潮紅、盜汗:屬中醫「陰虛內熱」,予以清熱養陰藥物,例如:知母、黃柏、牡丹皮或知柏地黃丸、天王補心丹等藥物。

●情緒緊張、焦慮、失眠:屬中醫「肝鬱氣滯」,予以疏肝解鬱藥物,例如:白芍、柴胡或逍遙散、小柴胡湯等藥物。

●骨骼關節痠痛、緊繃僵硬、骨質流失:屬中醫「風濕」範疇,常用舒筋通絡藥物,例如:桂枝、桑枝,佐以茯苓,白朮、生薑等利濕,也視情況予以骨碎補、補骨脂、懷牛膝等藥物益腎強筋壯骨。

中藥清熱養陰 針灸舒筋通絡

此外,許多國際期刊證實中藥與針灸能緩解芳香環酶抑制劑所導致的骨骼肌肉症狀。

建議平時加入養陰潤燥的食物(如:枸杞、銀耳、百合)幫忙,減少服用辛辣燥熱的食物(如:辣椒、胡椒、花椒、八角等)避免燥熱產生,且規律運動以調暢氣機,穴位方面也可以選用像是神門穴、太衝穴等做為輔助。

太衝穴:足大趾與食趾分岔處的凹陷,能舒緩煩躁情緒與緊張壓力。
YI-TING 繪製
神門穴:小指掌側腕關節橫紋與骨的凹陷處,能安神助眠。
YI-TING 繪製

(同時刊載於9月21日在D套影視藝文類的健康醫療版,與自由電子報生活類新聞刊出

其他乳癌與免疫抑制劑相關文章可參考:

器官移植術後的中醫輔助

抗賀爾蒙藥物的煩惱,潮熱盜汗不要來-乳癌的中醫輔助治療(1)

揮別大象手,遠離乳癌術後淋巴水腫與僵硬-乳癌的中醫輔助治療(2)